首页  »   世界末日录(1一6)

世界末日录(1一6)

更新时间: 2020-03-15 16:19:22

(1)     

雾霾,晚上昏黄的路灯下是无边无际的雾霾,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骑着自行车,我只能看见眼前一米开外的距离。本来就暗淡的路灯,在雾霾的包裹下,微弱的灯光远远看去就像即将熄灭的蜡烛。走到近处,路灯被雾霾反射,反而有一种超自然的幻像,就像峨眉山的佛光。

妻子从一年多前我出事起每天晚上都在家里念佛,她是一个美丽妩媚的女人,有着一个同样美丽的名字——苏梅。她很美,雪白的皮肤犹如温玉一般滑腻,一双大眼睛清澈见底。苏梅从小练舞蹈,现在又是一家瑜伽馆的教练,高挑的身材凹凸有致,双峰高耸,翘臀浑圆,一双美腿修长光洁。绝对是一个让任何男人的都垂涎三尺的美人胚子。

“也许就是因为苏梅太美了,我们才会有这许多的磨难。”我木然的骑着自行车,心中想到。

今天我上夜班前去她工作的瑜伽馆接她,去的时候她还没有下课,正在小班授课,教几个学员。透过教室的落地窗看过去,苏梅的运动背心和瑜伽裤很紧身,一对挺拔的美乳和一双颀长的玉腿显得尤为引人注目,她的运动背心里面应该没有再额外穿乳罩,所以有些凸点,而瑜伽裤不仅把丰满的翘臀勾勒的淋漓尽致,还露出一截白生生的小腿,性感可人。她的学员大部分都是男人,他们的心思显然不单单在瑜伽上,而是目不转睛地注视苏梅那鲜嫩坚挺,顶在运动背心上的两颗樱桃,每当她做动作的时候,纤细柳腰扭动,丰盈的美臀高翘,男人们的喉结上下涌动,大口大口的吞着口水……

下课的时候,不少人跑来搭讪,要不是我每天都来护花,不知道又要惹出些什幺事端 。我们已经经历过太多的事情。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不知道是因为苏梅每天虔诚的拜佛,还是因为我们时来运转,生活逐渐稳定下来,我不安的心也渐渐的平静。

我的夜班从晚上十点开始。但我习惯于早到,因为我珍惜这份工作。虽然每天都是夜班,但是至少收入确实不错。

骑车到了打工的医院后门,雾霾更重了,从后门朝我值夜班、担任保安的研究所看去,雾蒙蒙的什幺也看不到。低头看了一下手机,时间还早,我把自行车停到门岗旁边的车棚里,和看门的老张头打了个招呼。

“李蒙,你帮我看一会儿,我去锅炉房打壶开水。”老张头对我说。

我似乎有强迫症一般的再看了手机,离十点还有半个小时,于是答应下来,走进门岗值班室,坐在老张头的破木桌前,旁边一个布满雪花点的旧彩电正播放着《甄嬛传》。

“喝水自己倒啊,这个暖水瓶里还有点热水。”老张一边提着另外一个暖水瓶出门一边对我说。

我一边答应着,一边打开手机,查看手机推送的新闻。看到一个标题《神秘病毒势不可挡,致死率高达99%》,但是我点开时,才发现这条新闻已经因为违反政策,被删除了。我突然想起这段时间一直有传言说一种神秘的病毒在爆发,但是从来没有从电视的新闻里看到过报道,只有网络上有些只言片语,但是也很快就被删帖了。

“嗄——”,这时,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喊声,吓得正要出门的老张一个激灵,差点儿把暖水瓶掉在地上。他回了回神,朝声音发出来的方向朝我努了努嘴,说:“肯定是你们那里的,你每天晚上上夜班,难道不害怕吗?”

“习惯就好了。”我淡然的说,一边开始低头看我的手机,不再接话。我在接受这份工作的时候曾经签过保密协议,研究所里所有的事情一概不向外透露,我不想丢掉这份工作。

看到我没有继续聊下去的意思,老张头转身出门朝锅炉房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都不知道他们是再搞研究还是作孽!”

我其实也知道,在这所江津市最着名的江津大学附属医院里,对于我每天做夜班保安的研究所的传言非常多。江津大学最初是是一所教会学校,它的附属医院的历史比大学本身还早,是清末开辟通商口岸时,天主教会修建的一座医院。我们研究所的旧址是和医院差不多同时修建的一所育婴堂。

育婴堂收养因疾病或者残疾被遗弃的婴孩。它从一开始就有很多奇怪的传言,人们盛传外国传教士盖育婴堂的目的是杀死婴儿用他们的心肝炼药,婴儿的尸体就被焚化,然后扔进育婴堂地下室的一口井中。

这样的传闻并没有十足的证据,但是却越传越传越广,最终在清朝同治末年酿出了一桩教案,愤怒的暴民不仅把育婴堂焚毁了,并且杀死了育婴堂里的外国传教士,据说当时的手段很残忍,其中一个叫做詹姆士的传教士被生生的剥了皮。剥了皮以后,他还没有死,而是全身血肉模糊的跑进了正在燃烧的育婴堂里,下落不得而知。

而育婴堂内的修女则惨遭轮奸,她们被剥去衣服、一丝不挂的吊在育婴堂外的歪脖槐树上,被成群的暴民们蹂躏奸汙。被强暴之后,甚至她们的乳房和外阴也被暴民割去。

后来地方政府弹压暴民,为首的三人被淩迟处死,其次的十二人被斩首。行刑的地方就是育婴堂的遗址,紧接着清政府不仅赔款,还在育婴堂的遗址上重新修建了一栋三层的欧式建筑,这座建筑后来被教会作为收容和治疗肺结核病病人的地方,因为那时候没有特效药,传闻里面死了很多人。

再后来日本侵华,江津市沦陷,教会医院被日本人接管,这座三层小楼成了日本进行秘密生物实验的地方,没人知道日本在里面干了些什幺,只是听人说日本押送了很多二十出头的花姑娘们去那里,但是从来没见到有人出来过。

解放后,这座小楼在空閑了许久以后,文革爆发,这里又成了关押批斗对像的地方,从那时起,这栋小楼就有闹鬼的传言,特别是地下室的那口井,现在还在,听说经常有恐怖的东西从井中爬出……

文革结束后那栋小楼再次被閑置,直到几年前,史学东教授和他的妻子也是他的学生颜晓琳教授从美国回国到江津大学任教,这所小楼又分给他们作为他们的研究所。据说是因为颜晓琳非常喜欢这座小楼的建筑风格,和她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办公室的建筑风格类似。

关于这栋楼的故事是颜晓琳告诉我的。她是史学东教授在美国教书时的得意门生,今年不过才28岁,但也已经是非常着名的生物学家了。颜晓琳不仅聪慧过人,身材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出众。她皮肤白皙,有一张俊俏的瓜子脸,美丽的眼睛里总是闪烁着睿智理性的光彩。颜晓琳的身材非常好,柳腰纤细,一对乳房不算太大却很挺拔,总是骄傲的顶着胸前白色的大褂,曲线优美性感。她的双腿修长,腰肢又很细,走起路来,挺翘的臀部自然而然的左右摇动,虽然幅度不大,但是很性感。也难怪已经50多岁的史学东教授会对自己的学生下手。

颜晓琳在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已经通过工作的面试,她说她有义务把她所有知道的信息都告诉我,然后由我来决定是不是要接受这份工作,这让我对她有了不少的好感,所以我几乎也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下来。颜晓琳听到我的答复,做了一个鬼脸,对我说:“他们都说这楼里晚上闹鬼,以前的保安都没有干过太长时间,你不怕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怕!”。她其实不知道,如果一个人杀过人,胆子会变得很大。

(2)       

我和妻子苏梅都不是江津市本地人,我们来自东北一个破败的工业城市,毕业于同一所地方师範大学。我是体育特长生,学的是体育教育,苏梅学的是舞蹈,是艺术类考生。

我第一次见苏梅是在大一的文艺彙演上,她跳了一段新疆舞,记得她穿了一条娇艳的红裙和黑色镶着金丝的紧身马甲,裸露着腰间雪白的肌肤,水蛇般的柳腰,摇曳之间,诱惑天成。我几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喜欢上她了。

打听到她参加了学校的艺术团,为了能接近她,我也参加了艺术团,因为我个子大,艺术团演出的时候我负责打打杂,拉拉幕布什幺的,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和苏梅结识,但是她那时已经被学校的一个富二代追到手。

那个富二代我也认识,他的名字是王栋。王栋的爸爸是负责旧城拆迁改造的,黑白两道上都混的很开。虽然我们学校很一般,但是还需要参加高考才能录取,但是王栋根本就没有考试,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是怎幺进来的。他的个子不高,皮肤黝黑,五短身材,但是身体倒还挺健壮的,夏天的时候,他总习惯在宿舍楼里光着膀子,露出肌肉线条夸张到畸形的臂膀。

要说他人也不坏,家里有钱,爱交朋友,经常请同学们吃饭,特别是我们体育教育系的,普遍都喜欢玩,所以和他意气相投,他经常来我们这边的宿舍串门,喝酒扯淡。

没人知道他是怎幺追到苏梅的,大家猜测是因为钱,但是他自己却夸耀是因为他鸡巴大,把苏梅干爽了。但是当别人起哄的问到,苏梅在第一次和他上床前怎幺会知道他鸡巴大的时候,他就不做声了,只是说别看苏梅表面上老实,其实很风骚。

每当听到他这样谈论和苏梅的关系时,我的心里自然火冒三丈,但是我却又没有发火的资格,王栋在谈论他和自己女朋友的事情,与我有什幺相关?

但是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并没有维系太久。一次艺术团排练结束,我看到苏梅一个往寝室的方向走去,就跑过去和她搭话,心里有点酸酸的问她为什幺她的男朋友没有来接她。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只是淡淡的对我说:“他不是我的男朋友。”说完就低头走了。

不久以后就听说他们分手了,我心中有些奇怪为什幺,但是同时觉得这似乎也是我的机会。但是还没等我开始对苏梅展开攻势,另外一件事情就发生了。

一天晚上,王栋来我们寝室喝酒,同寝室的小六不知道从哪里借来了几张韩国三级片的碟片在把寝室的电视接在台式机上,用电脑光驱播放,看了一会儿,大家都说不过瘾,王栋就把他随身带着的包里的笔记本拿出来,接上电视上开始放日本AV,看了一会儿,因为是有码的,有人又再喊不过瘾。

王栋这时候已经喝了不少的酒,黝黑的脸已经变得醉的发紫了,眼睛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他醉醺醺的说:“操,哥们让你们看看过瘾的开开眼!”然后点开了他电脑里深藏的一个文件夹,找出了一个视频。

视频应该是用手机录的,时间是晚上,房间里亮着灯,画面有些发黄。镜头正走向一张堆满了白色被子的大床。床单也是雪白的,应该是宾馆。镜头绕过了堆起的被子,这才发现被子里面躺着一个人,她的头发很长,有些散乱,看不清楚脸,不过应该是个女生。她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浴袍随意的散开着,露出胸前的一片粉白的胸肉。虽然乳房并没有完全露出,但是从性感的锁骨和雪白丰腴的乳肉上不难看出这个女生的身材很好。

拍摄视频的人这时突然拉开了女生的浴袍,顿时一对丰盈坚挺、温玉般圆润柔软的乳房就像含苞欲绽的花蕾般含羞乍现,娇花蓓蕾般的玉乳中心,一对娇小玲珑、晶莹可爱、嫣红无伦的柔嫩樱桃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地挺立着。寝室里所有的人都惊呼了起来。

接下来拍摄人的手把女生身上的被子掀开在一旁,镜头下移,掠过女生光洁平坦的小腹,我们这才发现女生的一只手正摁在自己同样光洁,一根阴毛都没有的阴阜上,手指正在灵活的揉动着自己的小穴。

镜头特写女生的小穴,她的阴唇也是一样的光洁无毛,娇美粉嫩,肉缝随着手指的揉动,正一股股的往外涌着诱人的爱液,爱液不仅让她的阴唇闪着水光,也打湿了她的手指。我这才发现她的手指都涂了红色的指彩,只有中指什幺都没有涂,露出贝壳般的修剪的整齐的指甲。而她的中指此时正越来越快的揉动着她那早已突起的珍珠般的阴蒂。

镜头再次上移,女生的另一只已经攀上了自己的一只丰乳,她用四个指头从下面托住整只乳房,拇指则灵活的拨动刺激着自己的乳头。嫣红的乳头因为兴奋而肿胀着。

镜头继续上移,拍摄者伸手理了理女生的头发,我们这才发现,原来她是苏梅!!!!寝室里又一阵惊呼,我的心中突然一种异样的兴奋与酸楚交织的感觉。

苏梅的眼睛半睁着,眼神有些空洞,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吃了什幺药,但是她的嘴角却带着一丝微笑,似乎很享受。

拍摄者低头去吻她,她主动的伸出了舌头,镜头反转,拍摄者出现在镜头里,是王栋,他开始和苏梅热吻。镜头再次反转,朝苏梅的下身拍去,她的一双修长的玉腿M型的叉开着,她的手揉动阴蒂的速度越来越快,喘息中,她用沙哑的嗓音说:“吃人家的奶奶嘛!”

但是王栋似乎并没有去吮吸她的乳房,而是退后,静静的看着她高潮的到来。苏梅的身体紧绷,两条大白腿劈成了一字马,阴部上挺,小腹收缩,而胸部又高高的挺起,两粒兴奋的乳头像两颗小玛瑙。

苏梅高潮了。她急剧的喘息,胸脯起伏,乳波蕩漾。就当我们以为视频就要结束的时候,突然一个穿着黑色T恤,剃了光头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镜头里,他朝镜头看了一眼,那人竟然是王栋的父亲王吉,我们在电视上看过他。

他径直走到苏梅身边,苏梅看到他吃了一惊,一边叫着“伯伯,不要”,一边慌乱的想拉被子遮蔽住自己的裸体,但是被子早已不知去向。

王吉压在了苏梅的身上,苏梅推他推不动,打他似乎又没有力气。他一手抓住苏梅一只丰满雪白的乳房开始使劲儿的揉搓,一手抓住苏梅的头发,亲在了苏梅的嘴上,他的舌头强行的挤进苏梅紧闭的樱唇。

苏梅无力的反抗着,王吉伸手在她的下体摸了一把,一手的淫水,他淫笑着用粗哑的声音对苏梅说:“小骚逼,想要伯伯的大鸡巴操你了吧?”然后他扭头对王栋说:“别鸡巴拍了。”视频到此戛然而止。


那天晚上我心里很难受,但是我仍然想着苏梅的裸体手淫了,射精的时候,我满脑子幻想的都是王吉的大鸡巴抽插苏梅的场景。

那天过后,关于视频的事情就传开了,并且添油加醋的越传越广,到后来苏梅走在路上都被人指指戳戳,她变得寡言少语了,也是在这个时候,我对她展开了强烈的追求,并且好几次保护她不被学校里那些流里流气的小痞子欺负。最终苏梅成了我的女友。

但是在我第一次和苏梅上床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视频里场景,甚至在我扶着鸡巴插入她那湿润的小穴的时候,心里幻想的还是王吉压在她身上,我很快的射精了,苏梅并不知道为什幺,还以为我是缺乏性经验。

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我对苏梅的爱。毕业后我们就结了婚,婚后的生活幸福而又平淡,直到一年多前再次遇到王栋父子,才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轨迹——我杀了王栋和王吉,因为他们不仅设局废了我,还轮奸了苏梅。

  你也许喜欢